《权力的游戏 凛冬将至》正式上线 书写你的权游篇章

HBO官方正版战争策略手游《权力的游戏 凛冬将至》正式上线,参与专题活动,赢取游戏周边及海量Q币奖励。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快速快三_大发快3_官方。

《权力的游戏 凛冬将至》正式上线 书写你的权游篇章
Loading
标题

《权力的游戏 凛冬将至》现已正式上线,自2019年7月10日至2019年7月24日玩家登录专题,
点击抽奖大转盘中间抽奖按钮,即有机会获得精美周边及海量Q币。

活动时间:7.10-7.24

特等奖:《权力的游戏》龙蛋书挡书夹(1名)

一等奖:500Q币(2名)

二等奖:200Q币(5名)

三等奖:100Q币(10名)

幸运奖:《权力的游戏》血火同源

白色克杯(10名)

奖品
奖品图
标题 史塔克 葛雷乔伊 兰尼斯特 坦格利安

*更多家族及指挥官请进入游戏查看

徽章

琼恩·雪诺

亲卫:守夜人兵系:步兵

在维斯特洛,私生子是受人鄙夷和蔑视的,背负着私生子身份而成长起来的琼恩·雪诺亦然。幸运的是,父亲艾德·史塔克待他与其他孩子一样,兄弟姐妹们也与他情同手足,但私生子的身份始终是他内心的阴影。

为了逃避这个身份,他加入了守夜人军团,许下誓言,他的历练和磨难生涯也就此开始。“五王之乱”爆发,挂念亲人的琼恩却不能返回临冬城助罗柏一臂之力。在与野人的战争中,他结识了耶哥蕊特——一个矛妇,他们相爱,却又注定为敌,直至她在黑城堡在琼恩的眼前死去。

也是在多次生死存亡的战斗中,身先士卒的琼恩赢得了守夜人甚至敌人的尊敬,他最终成为了守夜人第998任总司令。

“杀死心中的男孩。”在逆境的磨练中,曾经自卑地背负私生子罪名的琼恩浴火重生,一步步变成顶天立地的男人。

艾莉亚·史塔克

亲卫:水舞者专精:步兵

艾莉亚·史塔克是奈德和凯特琳的次女,与向往成为淑女的姐姐珊莎不同,当奈德说她将来会嫁给贵族,成为某个城堡女主人时,艾莉亚斩钉截铁地答道:“那不是我!”她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成为淑女,活泼好动、生机勃勃,像一匹幼狼那样爱恶作剧。哥哥罗柏送给她一把细剑,她将其命名为“缝衣针”,在她眼中,剑术就是她的女红和舞蹈。她将自己的冰原狼命名为“娜梅莉亚”,一个传奇女战士的名字,也表明了她的初心。

“五王之乱”将所有史塔克人带入了深渊,身后是再也回不去的家园,艾莉亚身如飘萍,隐姓埋名走上逃亡之路。

她逃到孪河城,却目睹了“红色婚礼”上母亲和哥哥遇害的惨剧,她逃到艾林谷,姨妈莱莎却又在三天前去世,欲哭无泪的艾莉亚发出歇斯底里的惨笑,世界似乎在嘲弄她,她也只能报之以嘲笑。死亡是她唯一的信仰的神,“凡人终有一死”,她走上了无面者的道路,只为让仇人血债血偿。仇人的名字被她每晚睡前的“晚祷”不断重复,有的人消失了,也有新的出现。

罗柏·史塔克

亲卫:北境骑兵专精:骑兵

质朴坚韧、恪守荣誉、勇敢正义,这是严酷的北境赐予史塔克家族的优秀传统。毫无疑问的,作为奈德和凯特琳的长子,罗柏继承了这一优点。自幼被当成“少狼主”培养,罗柏有出众的军事领导力,在父亲奈德在君临城遇害后,他联合封臣挥军南下,决意为父报仇,惩处暴君乔佛里。

然而,战略的短视和政治的不成熟成了他最致命的软肋。他虽有打赢每一场战役的领军之才,却没有打赢战争的战略规划。少年意气,徒有血气之勇,使他背弃和瓦德·弗雷的婚约,又处决了瑞卡德·卡史塔克,更因错派席恩去铁群岛结盟,致使临冬城遭袭陷落,可谓视政治如儿戏,丧尽了内外人心。一切事实都证明罗柏还没有成为北境之王的器量,他不够成熟,却承担了过重的责任。最终所有的恶果都在他率军经过孪河城时的“红色婚礼”上爆发,瓦德·弗雷残忍地屠杀了史塔克母子和其他宾客,罗柏和母亲凯特琳殒命当场,酿造了史塔克家族前所未有的悲剧。

珊莎·史塔克

亲卫:北境弓兵专精:弓兵

在奈德·史塔克的五个孩子中,珊莎·史塔克是被以“淑女”为目标而教育的,她给自己的冰原狼也取名为“淑女”,也可看出,这个天真少女儿时的人生理想。与活泼顽皮的妹妹艾莉亚不同,珊莎性格淑静安分。然而,天不遂人愿,命运打碎了公主和白马王子的梦幻爱情,也让她成为离贤妻良母、安度一生的理想越来越远。

在艾德·史塔克在君临城被斩首,哥哥罗柏举兵“造反”后,被困宫中的珊莎就已沦为人质,身不由己,被迫嫁给小恶魔提利昂。在乔佛里国王被毒杀后,她又在小指头贝里席的安排下逃离君临,颠沛流离,数度堕入虎口。

“礼貌是贵妇人的盔甲。”淑女之梦破灭的珊莎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苦难造就智者,珊莎从一个无知少女,历经一次次艰险成长为成熟的女性,最终回到了临冬城,从哥哥琼恩·雪诺手中接过北境的辖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临冬城夫人。

隐忍是弱者在乱世中生存之道,正因深谙此道,无论身处何等绝境,珊莎终能化险为夷。

徽章

席恩·葛雷乔伊

亲卫:铁民专精:弓兵

在史塔克家族的临冬城,有一位来自铁群岛的少年,他和史塔克孩子们一起长大,他就是席恩·葛雷乔伊,铁群岛领主巴隆唯一幸存的儿子。

巴隆·葛雷乔伊曾发动反对史塔克家的叛乱,两个儿子也因此身死,只有幸存的席恩被送往临冬城作为人质。席恩被艾德·史塔克收为养子,待他不薄,他与罗柏·史塔克亲如兄弟。但作为“外来者”的阴影始终折磨着席恩。他渴望证明自己的力量,渴望被承认。

“五王之乱”爆发后,席恩随罗柏浴血奋战,出生入死。他向罗柏提议去铁群岛谈判结盟,回到故乡铁群岛,却仍然遭家乡人白眼鄙视。心怀不甘的席恩做出了愚蠢的决定——背叛史塔克家,袭占临冬城。这座城堡旋即被波顿家攻占,席恩也沦为俘虏,丧尽尊严,甚至被拉姆斯·雪诺当作狗一般的奴仆呼来唤去,不敢违抗。

“逝者不死,必将再起。”这句铁群岛的祷词曾在席恩口中喊出,也许他并未忘记自己的身份,等待着时机,发起对仇敌的致命一击。

徽章

瑟曦·兰尼斯特

亲卫:御林铁卫弓兵专精:弓兵

“我不信任你,不是因为你是女人,而是因为你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

这句话出自父亲泰温·兰尼斯特对他的长女瑟曦·兰尼斯特的评价。她继承了父亲狠毒、无情和充满政治野心的特点,从小养尊处优,高人一等的姿态造就了她的高傲任性,她的美貌则给她的骄傲增加了更多砝码。嫁给劳勃国王是她政治生涯的开始,尽管流水无情,面对劳勃的冷淡,她选择了和弟弟詹姆乱伦,生下了乔佛里、弥赛菈和托曼。在劳勃死后的五王之乱中,她利用自己的智慧为家族牟利,对抗威胁到乔佛里的外敌。

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善于伪装作态,假装真情流露以骗取他人的信任,但她的内心深谙权力斗争的本质——“权力之争,非我即敌”,除了自己的家族,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但也正如泰温评价的那样,高深的城府和出众的政治智慧并不属于她,她拥有的只是小聪明,而无法掩藏自己的弱点。正如她自己所说:“你在乎的人越多,你就越脆弱。”尽管瑟曦冷酷无情,但对孩子的爱却是真实的,也正因孩子们的去世,暴露了自己的脆弱,被复仇之欲迷失了心智。

詹姆·兰尼斯特

亲卫:兰尼斯特专精:枪兵

金发飘扬,高大英挺,一名英姿勃发、披坚执锐的御林铁卫。这是詹姆·兰尼斯特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

作为凯岩城领主泰温·兰尼斯特的长子,自幼过人的武艺天赋让他崭露头角,15岁时他应征加入了疯王伊里斯的御林铁卫,成为其中最年轻的成员。尽管这只是伊里斯为了剥夺泰温的继承人而为之。

詹姆以“弑君者”的称号为世人所知,在篡位者战争中,他将剑指向了疯王——伊里斯二世,亲手割断了他的喉咙,在他将要下达焚毁君临城的命令前。他认为自己拯救了全城,却又被自己所拯救的人们唾骂。他玩世不恭,与自己的孪生姐姐瑟曦·兰尼斯特“关系亲密”。乔佛里、弥赛菈和托曼,尽管他们被认为是劳勃国王的子女,但实际上,詹姆才是他们的生父。

但他同时又坚守原则,寻找着自己的骑士之道。他解救塔斯的布蕾妮,顶着泰温和瑟曦的压力,帮助提利昂逃离君临城。

纵然被全世界误解,他所践行的骑士之道也未曾磨灭,也许正是这一点上的共鸣,使他如此深爱和同情自己的弟弟。

提利昂·兰尼斯特

亲卫:次子团专精:步兵

“小恶魔”、“半人”,这是人们对提利昂·兰尼斯特的“尊称”。由于他天生与人不同,且母亲因他难产而死,父亲泰温和姐姐瑟曦从未将他视为家人,真正的亲人只有哥哥詹姆。

提利昂放浪形骸,时常出入于风月之地,但绝非游手好闲之辈。他口若悬河、言辞犀利,每当自己陷于不利之地时,他的智慧往往能助他化险为夷。命运使他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但他从未放弃用自己的武器与命运作战——智慧。他喜欢阅读,正如他所言:好脑筋需要书本,就如同宝剑需要磨刀石。深知这是他的立身之本,残疾决定了他没有体力,倘若再没有智慧,又何以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中立足?

不同于高傲的姐姐,生而为侏儒的提利昂不卑不亢,同情出身卑微之人,毫不介意与他们结交。他充满勇气,哪怕多次经历战场,他都勇敢面对,甚至在君临城之围中身先士卒,身负重伤。“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可能。”正是他的勇气和智慧,在这场与命运的角力中,提利昂得以生存,并为了他心中的正义而奋战。

徽章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亲卫:无垢者专精:枪兵

维斯特洛俗语有云:坦格利安,不是疯狂就是伟大。作为古老坦格利安王朝最后的传人,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疯王”伊里斯二世之女。当她出生之际,正值簒夺者战争期间。在三叉戟河战败后,有孕在身的母亲和哥哥韦赛里斯被移送到坦格利安家最初的领地龙石岛避难,和哥哥过上了流亡生活,后又被作为政治工具嫁给多斯拉克酋长卓戈卡奥,企图借兵东山再起。但韦赛里斯最终因自己的狂妄和愚蠢自取灭亡——他被卓戈用熔化的金腰带“加冕而死”。

在哥哥和丈夫相继去世,丹妮莉丝直面命运,逐渐成长为令人敬畏的女王和奴隶解放者,率领部众和她养育的幼龙踏上了征服和复兴家族之路。因其悲惨的童年,她怀有同情心,“正义”与“公平”的执政方针贯穿始终。

在篡位者战争后,没有人想过坦格利安家族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也没有人相信龙能重现人间。但丹妮莉丝做到了,从胆怯少女到龙之女王,勇气和责任感让她走过了其间漫长的荆棘之路。

标题
  • 临冬城是一个占地几英亩的复杂的巨大城堡,包括两道厚重的城墙和一座坐落在门口的村庄。临冬城本身环绕一座古老的神木林和一眼温泉之上而建。热水通过管道在墙壁间输送,以温暖各个房间,使得临冬城在严酷的北境冬天时比其他城堡更加舒适。 在城墙内,城堡是由一大堆庭院和小的露天空间所组成的。人们在这些校场中习武训练。内院是另一个,也是一个更古老的练习弓箭的场所,位于残塔旁边。主堡和大厅都位于临冬城中心的内堡内。

  • 阳戟城由棕褐色泥土和稻草建成。它坐落于一个沙石小半岛的最东端,三面环海。它的西面紧挨着影子城。三重曲墙环绕着城堡,并在影子城内蜿蜒穿行。依次排列的三重门提供了直达内城的便捷途径。访客可以直接穿过三重曲墙,抵达旧宫,而不需要走上几里、在迷宫般的城镇内绕行。长矛塔和太阳塔自旧宫耸立,分别标志着马泰尔的长枪与洛伊拿的太阳。暗褐色的沙船堡原是娜梅莉亚登陆多恩前马泰尔家族的族堡,现在成了阳戟城的一部分。它的外形酷似一艘被冲上岸变作石头的大帆船。

  • 兰尼斯特家族古老的居城凯岩城,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城堡。尽管顶端设有塔楼与瞭望塔,在每一个出口都有石墙、橡木门和铁闸保护,这座古老的堡垒实际上就是日落之海边一块巨大的石头。当太阳升起影子出现时一些人说这块石头像一只正在休息的狮子。

  • 鹰巢城是是所有主要城堡中最小的一个,只是由一簇紧紧相连的七座细长的白塔所组成,只能容纳最多五百人。城堡是由华丽的白石建成。塔楼环绕着一座本应作为神木林的花园,但是由于土壤过于稀薄,鱼梁木无法在此扎根而未果,鹰巢城也因此与众不同。营房和马厩是直接建在山里面的。尽管这是一座很小的城堡,它的谷仓也跟其他大型城堡的一样大,比如临冬城。

  • 七大王国的首都,位于维斯特洛东海岸,俯瞰黑水湾。是红堡和王国王座,铁王座的所在地。城市被城墙所环绕,城墙被都城守备队所驻守,或者称之为“金袍子”。穷困的贫民在城市外面建起他们的小棚屋。君临人口非常稠密,但是相比其他城市来说更脏乱而且更难看。城市中垃圾散发的臭气都能在城墙外面闻到。君临也是七大王国的一个重要港口,地位仅次于旧镇。

*更多主城请进入游戏查看
标题
图1 文字
图1 文字
图1 文字
图1 文字
×